6月22日中午11時,在上海天山路商圈匯金百貨公司門前路過的人們著實被眼前的景象驚獃了。40個抱著孩子的年輕媽媽從四面八方涌來,她們齊刷刷地坐到事先準備好的露天凳子上,開始哺乳。
  整個過程持續了不到10分鐘,遠處的人們忙不迭地往百貨公司門前聚攏,還沒等人群反應過來,眼前的畫面就消失了。繼在福建引起廣泛關註之後,傳說中的“哺乳快閃”,又在上海出現。
  只不過,這一次,站在“哺乳快閃”背後的,是團上海市委。這場好玩的“秀”,將會得到最直接的產出——募集為100名家庭困難、哺育困難的上海媽媽提供6個月內的母乳喂養指導的公益經費。
  6月22日當天,由團上海市委發起的“我們的年輕範兒”全城勸募行動在上海17個區縣的鬧市中心全面啟動,勸募方式由活躍在各區的青年社會組織與基層團組織自行對接、商定。除“哺乳快閃”外,還有Cosplay勸募、教路人才藝勸募、徒步闖關勸募、單身交友勸募等多種形式,勸募產出有給病孩的治療費、給殘疾孩子的藝術培養費、給困難兒童的美術大禮包、對孩子進行國學培訓的費用,等等。
  通過這次全新的嘗試,主辦方期待在公益組織登記註冊政策“放開”的當下,找到一種全新的與時尚公益青年打交道的方式。
  “雙向選擇”時代,趣味性才是“王道”
  和公益組織里的年輕潮人們打交道,再用過去的老方法恐怕行不通了。上海這座因時髦、前衛而被稱作“魔都”的城市,最先“嗅”到了這種變化的端倪。
  “團委不會一定要你參加什麼活動,我們會挑有意思的活動才參加。”上海音速志願服務中心的負責人嚴洪同上海團市委打了10年的交道,10年間,音速從原本一個“沒爹沒娘”的草根孩子,成長為一家頗具實力的民辦非企業單位。如今,再與團市委談合作,音速有了“挑一挑”的資本。
  對社會組織放開登記註冊條件,是近兩年青年社會組織領域的一件大事。然而,登記註冊全面放開之時,也是很多地方的團組織感覺找不到“工作抓手”之時。
  以往,團組織與青年社會組織打交道,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給名分”——你草根,你找不到可以掛靠的單位,你沒法在民政部門登記註冊;我可以為你提供幫助,可以給你“名分”。
  而如今,全國各地民政部門登記註冊條件陸續放開,很多青年社會組織已經拿到了正式身份,這種情況下,團組織的作用又如何體現?
  遇到問題的,還不僅僅是團委與青年社會組織的關係,團委與企業青年的關係也在悄悄發生變化。
  “現在是‘雙向選擇’時代,你團委的活動沒意思,我們單位的年輕人就不來參加。”與團上海市委長期保持良好互動的上海國盛集團,現在也有了“挑一挑”的意思——集團團委書記倪文駿告訴記者,他們這次大約有150名企業青年志願者加入上海全城勸募行動中,這些人根據各自住地,分散在全市各個勸募點上幫忙。
  “如果不是他們自己覺得有趣,節假日里,我再怎麼邀請他們,他們也不會來。”招募全城勸募志願者時,倪文駿只是在公司張貼了一下廣告,並未作太多動員。他心裡明白,有意思的活動總會有人報名,無趣的事,怎麼動員都不會有人給面子。
  唯有平等合作,才能催生“金點子”
  在上海,全城勸募早已不是新鮮事了。團上海市委從2012年開始,每年搞一次全城勸募,以募集從事公益活動所需經費。今年,無論是團幹部,還是青年志願者,都已感覺 “以物換錢”勸募方式新鮮感不足。
  老辦法到了該換一換的時候了。
  6月初,與團組織相熟的志願者、青年社會組織負責人、青年社會組織領域專家及基層團組織代表聚到一起,商量今年的活動敢不敢再好玩一點?
  群策的結果是,由青年社會組織報項目、報方案、報希望合作的區縣,由區縣團委在青年社會組織報上來的項目中挑選適合本地區的項目一起合作搞勸募。
  恆愛相傳上海母乳哺育服務中心主任胡李娟不知道,她報上來的“哺乳快閃”項目曾一度在上海市和長寧區兩級團幹部圈內受到爭議,最終該項目的“趣味性”和“積極意義”在“是否雅觀”的討論中勝出。
  長寧區團幹部何軼璇告訴記者,選擇“哺乳快閃”項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作新的嘗試”,“鼓勵在樓宇、商圈建設哺乳室”。確定合作後,長寧團區委力排眾議,為“哺乳快閃”找到了市場價格昂貴的免費場地——天山路商圈。
  “恆愛相傳”也很給力。胡李娟在短短兩周內,就招募到40名願意參與“哺乳快閃”的志願者媽媽。值得一提的是,“恆愛相傳”是一個正在登記註冊過程中的草根組織,此前,胡李娟與長寧團區委的人互不相識。
  團上海市委青年社會組織工作部負責人介紹,這次的“項目對接”,完全以“點子好壞”論英雄。在“金點子”面前,老牌自組織和自組織新秀地位平等,“好點子大家都會搶,哪怕團區委和這個青年社會組織以前沒接觸過,只要有好的點子,就能合作。”
  新時期青年社會組織要自由、要平臺
  上海音速志願服務中心的嚴洪在10年前第一屆上海青年風尚節時就跟團組織建立起聯繫。青年風尚節是上海團組織專為各類青年自組織搭建的交流平臺,從2005年起每年舉辦一次,迄今已有10年。
  嚴洪親歷了這個平臺的變遷——從最初的青年自組織擺攤趕集辦廟會,到後來所有青年自組織持續一個月搞公益活動,再到現在的全城勸募。每一步改變,嚴洪都感受到了團組織的“用心”。
  “最早草根青年社會組織連註冊的機會都沒有,能有個擺攤展示的平臺已經很好了;後來發現,老是擺攤也沒太大意義,因為可供社會組織展示的平臺已經很多了;再後來攤子大了,發現可以集中募集資金,再分派到每一個活動中,搞勸募。”團上海市委青年社會組織工作部負責人告訴記者,風尚節每一次小小的變化,其實都是在“順應新時期青年社會組織的不同需求”。
  這一次“求變”,依然是因為青年社會組織的需求變了。
  “他們不再滿足於一般的公益玩法,他們想創新,想出新點子。” 團上海市委青年社會組織工作部負責人說,這是團市委第一次把青年風尚節全城勸募行動“出策劃”的權力交給每一個青年社會組織,“以往是團委出個方案,請他們來參加執行方案;今年是他們出方案,我們來配合執行。”
  這種“變化”所釋放出的充分自由度,是青年自組織最為樂見的。
  “風尚節本身是一個交流、展示的平臺,怎麼交流?怎麼展示?由我們自己做主當然更好。”恆愛相傳的負責人胡李娟看中團組織的“公信力”,但她同時又希望能在團組織的庇佑下獲得更多的自由度,參加今年的全城勸募無疑是最佳選擇。
  除了10分鐘的“哺乳快閃”外,她還同時在匯金百貨公司門前擺起了“哺乳藝術照展覽”,兼顧瞬間爆發力和持續關註兩項專業展覽要求。
  “青年社會組織自己設計的勸募,比團委統一定製的更有想像力、更有趣、更專業。”團上海市委副書記劉剛說,這種“玩法”一旦被證實效果,未來還會長期沿用下去。  (原標題:上海:年輕人“玩”公益不再滿足“一般玩法”)
創作者介紹

家飾品

lb40lbxmx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